凤凰视频

保卫农村教育:湖南醴陵一线信息

原标题:保卫农村教育:缺乏家庭教育是湖南醴陵农村儿童面临的最大问题。龙湖小学校长张杰坦言:“坚持农村小学需要奉献”。我们以开放和包容的态度对待教师的流动性。当然,这个系统有一个底线。例如,免费师范生必须在一定范围内服务至少8年。

醴陵对教师流动的态度是:“不是万能的,而是用之不竭的”。◆面对城市化浪潮,无论是教师、培训机会、社会洞察力还是家长的文化素质、家庭投入,城乡之间以及不同层次城市之间的差距都是客观存在的。如何保护农村教育?不久前,《王氏新闻周刊》的记者来到湖南株洲管辖的醴陵市,试图找到答案。

龙湖小学(Longhu Primary School),校名浑厚,位于醴陵市西侧朱安埠镇的一座山下。

校园平坦宽敞。

学校的主楼是一座全新的三层教学楼。学校的座右铭是“善良、勤奋、友爱和感激”。

记者惊讶的是,在一些大城市,一所乡村小学拥有如此宽松和优越的条件,超出了小学的覆盖范围。

“我在这里已经两年了,学生人数正在增加。

刚刚成功组织校园活动的校长张杰告诉记者,学校已经从两年前的130多人增加到150多人。

随着农村学生的变化,这所学校经历了从中学到教学点再到小学的角色转变。

目前,在校学生包括学龄前学生和小学一至五年级的学生,而小学六年级的学生必须上转埠中学。

张杰认为,学生们的恢复有三个原因:新校舍;六一儿童节丰富了艺术表演和写作比赛等课外体育活动。老师更专业。

“家长们哀叹越来越好地评价老师并不容易。

”张杰说道。

记者从醴陵市教育局了解到,龙湖小学等条件良好的校园在全市农村地区相当普遍。

距龙湖小学不远的竹埠中学成立于1968年。

几年前,由于学生人数的减少,转埠小学并入转埠中学。后者成为一所九年制的农村初中。

据朱安埠中学校长潘文博说,初中生历史上的最高峰是400多名,今年超过180名,高于往年。

目前,学校有516名学生,其中330多名是小学生。

“计划生育政策实施后,出生率很高。我们学校在当地的受欢迎程度更高,声誉也更好。

”他分析了学生反弹的原因。

缺乏家庭教育是农村教育中最大的问题。当记者在等保安打开自动门时,一个孩子从操场上冲过来,隔着门喊道:“你能给我一张照片吗?”然后他摆了个姿势。

在他的引导下,又有四个孩子跑过来,在镜头前扭成一团。

张校长说,和城里的孩子相比,“我们这里的孩子天真活泼,阳光明媚,身体健康。如果你因为一件事批评他,他不会在意的。

“现在孩子们的卫生、学风和纪律好多了。

张杰来到学校后不久,他邀请所有的学生参加所有的节日活动。

“即使跳舞是最差的,也要敢于上台跳不自卑。

在农村长大的张杰记得自卑是贫穷的阴影。

“交学费要靠在家里卖小米,小米的价格往往被小商贩压低。

那时,农村孩子真的不容易阅读。

我从小就经历过这些。

“在朱安埠中学,学生中有更多的留守儿童,其中许多是由祖父母抚养长大的。

“我告诉这些孩子,你必须明白考试的重要性。

出门前好好读书。

潘文博对我们学校农村学生的印象是:“我更早了解事情,对知识有更强烈的渴求,有些人很调皮。”。

“学校规定12岁以下的小学生不能骑自行车上学和放学,初中生不能骑摩托车上学和放学,所以有些学生不符合规定。他们先乘公共汽车,然后骑自行车回家。

骑自行车上学和放学的孩子有不止一次事故。

缺乏家庭教育是农村儿童学习的最大问题。校长张杰和潘文博一致认为“辅导留守儿童的责任已经转移到了那些无法通过伪装承担的学校”

“他们呼吁社会各界正视这一点。

“有些孩子没有足够的家庭教育和不良的学习习惯。他们都依赖老师。

事实上,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,孩子的终身老师仍然是父母。

”张杰说道。

潘文博苦笑着说:“农村学生的父母总有这样一种想法,不管我的孩子发生什么事情,不管发生什么事情,你都要负责任。

我们与乡镇人民讨论过,农村教育最大的瓶颈不是学校的软硬件,而是家庭问题。

“现在一些农村家长认为只有城市学校的教育质量好,他们想尽一切办法把孩子送到城市。

“其实,我们学校在农村初中,无论哪个方面都不差。

潘文博通过发起教师家访、在校园发布喜讯和传播微信,尽最大努力向家长宣传调查结果,希望改变家长的想法。

“坚持上农村小学需要奉献精神”和“优秀的中学历史教师”。有人向记者评论了龙湖小学校长张杰。

自1995年从株洲教育学院毕业以来,她已经从事小学教育23年了。她是小溪村的本地人。她毕业于龙湖中学,现在是龙湖小学。

过去,龙湖小学的许多老师都被普通老师取代了。现在学校共有9名教师,大大提高了专业化水平。

张洁说,当她接任时,即使是老校长也独自负责学校的卫生,“两个练习”也没有正常进行。现在许多难题已经解决了。

她坦率地说,“在农村小学坚持下去需要奉献精神。

”“学校里的每分每秒都应该被利用。

“这是周转中学从三年级毕业班动员的68名学生。

这也意味着毕业班老师必须付出更多的时间和努力。

“毕业班的老师已经连续五年上三年级了,经验丰富,但是他们太难了。

我们想阻止他们从下半年开始选修毕业班。

”潘文博慈爱地说道。

从乡镇到城市,从小城市到大城市——教师外流是许多县市学校“一提到恐怖就脸色苍白”的现象。

“我们以开放和包容的态度对待教师的流动性。当然,这个系统有一个底线。例如,免费师范生应该在一定范围内至少服务8年。

市教育局局长谢石军告诉记者:“我们已经接触了许多优秀的教师,但他们没有忘记醴陵。”。经过培训和改进,他们经常回来给我们上课。

谢石军说,醴陵对教师流动的态度是:“不是一切,而是使用”。

醴陵全力为农村教育教师“输血”。

在过去三年中,该市招聘了953名新教师,933名被分配到农村地区,其中766名在山区、水库和偏远地区。

城镇及以下学校在职教师将纳入农村工作补贴范围,2017年共补贴1462万元。

2016年,醴陵市还制定了《义务教育学校绩效工资支付办法》,为山区教师提供补贴,为条件特别困难的偏远学校农村校长提供绩效工资。

不过,记者也了解到,在醴陵,少数农村学校仍存在教师短缺,尤其是“教不学”的现象。

事实上,不仅教师正在向城市迁移,而且大量学生正在从农村向城市迁移,这给城市教育和财政带来了很大压力。

近年来,醴陵市的年入学率提高了10% ~ 20%,对学位的需求相对较大。

为了扩大城市学位,醴陵已投资8亿多元兴建新的三中。

从小学到高中,共有7000多个学位,预计2019年完成招生。

“由于长期根深蒂固的思想影响,一些家长仍然热衷于择校,给城市地区的学校和一些学校的大班造成了很大的压力。

2018年上半年,醴陵市教育局提出了总结和解决“大班”工作的第一个难题。

为了解决“大班制”问题,近三年来,全市城镇新建和扩建了47所“大班制”学校,修复了9所农村小学(教学中心),新增学位1万余个。

计划今年取消35个66人以上的大班,将56-66人的大班减少到8%以下。到2019年,该市大班比例将降至2%以下。到2020年取消大班。

此后,标准班级规模逐渐实现,即小学45人/班,初中50人/班。

尽管醴陵在经济实力上位列湖南省前四名,但财政压力仍然很大。

数据显示,2017年,教育投资总额将达到10.97亿元,其中包括教师工资和教师制度建设资金。

其中,中央和省级政府投资2亿元,市政府投资8.97亿元,换句话说,“80%以上的巨额教育经费必须由自己的财力承担。”

醴陵是湖南县(市)教育发展的“典范”。是湖南省首批接受义务教育均衡发展“国家检查”的16个县市之一。达到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发展的县域评估认可标准。

现在我们正在全力打造第一批优质均衡发展的义务教育县。

得分超过600分的人数取得了历史性的成功。普通高校的一本书和两本书的上网率都比前一年有所提高。人均总成绩持续上升——醴陵在2017年教师节庆祝全国高考。

“在高中教育领域,由于高校招生规模的扩大,高考率显著提高。

20世纪80年代,醴陵的学生在全省高考中名列第一,但现在去清华和北京大学的学生越来越少了。

醴陵的一名高中教师告诉记者,“主要原因是高质量的学生集中在省会,现在初中开始大量去长沙。”

尖子生的外流导致了名牌大学入学人数的减少,这在湖南许多县乃至中西部地区是一个普遍现象。

为了稳定农村初中,给农村儿童更好的学习机会,醴陵市已将市级和省级示范中学42%的名额转移到农村学校。

无论教师、培训机会、社会见解、父母的文化素质和家庭投入如何,城乡差距和不同层次的城市差距都不可避免地客观存在。

就应试教育而言,与城市学生相比,在农村长大的学生普遍“先天不足”。

“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,农村学生在学习意识和刻苦精神方面优于城市学生。

那时,高考是农村孩子跳出农村改变命运的唯一途径。

高年级老师醴陵说:“我觉得农村的孩子现在不那么勤奋了,尤其是男孩。”。

不止一所省级示范中学出现女生比例高于男生的现象。

改革开放40年后,城乡发展的双重差距历史性地缩小了。然而,如何缩小城乡学生之间的整体差距呢?在醴陵村集市附近的一条乡镇公路上,记者遇到了四位几乎老到一起旅行的老人。

提到一个20多年前被当地一个农民家庭录取的学生的名字,他们用手指跑到远处的同一个村庄,看着对面的田野,脱口而出,“那是她的家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