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圳旅游

城市盲人学校:黑夜中行走的明星

今年恰好是市立盲人学校成立40周年。

四十年前的今天,在当时的工农路附近,只有一所小平房盲人学校。

四十年后,盲人学校搬到了九江区较为开放的清水街,拥有一栋教学楼、一栋综合楼、两栋宿舍楼、200多名学生和40多名教师。

盲校学生:在盲校教学楼一楼文化二班,一个穿紫色衣服的小男孩特别显眼。

他的名字叫陈颖,今年10岁。

十年前,陈颖因为早产被送到医院的新生儿培养箱。

不幸的是,由于氧中毒,陈颖在看清世界之前就患有先天性失明。

当她大到可以上学的时候,她的母亲孙方舒把陈颖送到了城市盲人学校。

陈颖起初对家和学校没有明显的概念,因为他看不见。

孙方舒告诉记者:“在上课开始时,老师经常在上面说一个字,陈颖在下面插一个字。如果课堂纪律不好,孩子们的学习效果也不好。

”在老师的建议下,孙方舒决定陪儿子去上学。

在一个月的陪伴学生期间,陈颖慢慢学会了区分家庭和班级。“在课堂上,不仅遵守课堂纪律,而且学习成绩也在逐步提高。

“盲校的老师比我想象的更认真、更负责。他们不仅教孩子文化知识,还提高他们的自理能力。

“让孙方舒更加惊讶的是,陈颖自愿下学期开始在学校生活,这大大缓解了孙方舒四处奔波的辛苦工作。”我儿子已经有独立生活的能力,我相信他。

“如果先天性失明从小就习惯了这种看不见的生活,那么后天失明在心理上可能更不可接受。

今年28岁的朱宏伟是盲人学校中医康复与保健专业的大二学生。他于2014年毕业于黄山大学,应该会有一个更光明的未来。

然而,大学毕业仅仅一年多,视神经萎缩就夺走了朱宏伟的视力。

朱宏伟告诉记者,在失明之前,他热情乐观。他失明后,情绪一度低落。

在家沉默了一年多之后,他决定走出阴影,重新找回自己。

2017年,他来到一所盲人学校学习中医康复和保健。

“在我第一次上学的时候,我尽了最大努力展现我曾经乐观的性格,但是我仍然无法平息内心的痛苦。

经过近两年的盲校生活,朱宏伟逐渐敞开了心扉:“我最大的愿望是努力让我的心脏更舒服。”。不管我做什么工作,我内心的安慰是最重要的!“朱浩兰,盲人音乐老师:一个无用的人生在天堂。朱浩兰是这所学校的盲人音乐老师。

2013年,16岁的他来到盲人学校学习针灸和按摩。

在此之前,他有一个特殊的身份——一个被选入省队的盲人职业游泳运动员。此外,他还有另一个爱好:音乐。

朱浩兰从盲人学校毕业后,留在盲人学校以他的音乐天赋教书。

他告诉记者,“盲人学生往往比普通人更渴望音乐。然而,因为他们不能用眼睛看东西,盲人比普通人更难学音乐。

”这是楚浩兰的优势,“因为我们是同一群人,所以我比任何人都知道教他们什么方法。

“对普通人来说,学习乐器主要依靠模仿和反复练习,但盲人只能用手学音乐。

“当学生学习演奏一首曲子时,成就感真的无法用语言来表达。

“现在,他和他的学生成立了城市黑眼睛乐队(City Black Eyes Band),可以在城市的各个舞台上看到这些年轻人的影子。

作为一名职业运动员出身的老师,朱浩兰有着强烈的精神属性。

“当我年轻的时候,我学会了游泳,但是我的眼睛看不见。当我在水中移动我的手和脚时,我很容易碰到游泳池的泳道和瓷砖。我记得直到现在的痛苦。

幸运的是,我坚持了下来。

朱浩兰清楚地认识到盲人的缺点:“这是我们无法控制的事实。”。

但对于未来,他再次表现出信心:“天堂不会产生无用的人。我相信通过我自己的努力,我会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。

“盲校的就业情况:专业热就业率达到100%。据了解,盲校已经开设了九年义务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。

该校副校长王梁明告诉记者,盲人的家庭条件大多不是很好。

因此,学校将为所有入学的盲人学生提供免费的学费。

“不管你是接受九年义务教育还是学习中医按摩,我们每个月只收到少量的生活费,以尽量减轻他们的生活负担。

“在中国,按摩是盲人最重要的就业方向。

还有另一个品牌的盲校,叫做城市光明职业学校。

王副校长告诉记者,学校的中医康复保健专业实行2+1办学模式:两年在校学习,一年出国实习。

至于就业率,王副校长似乎很有信心:“我们学校的就业率已经达到100%,收入不错。

“除了就业,一些毕业生在工作几年后选择了创业。”我们有一位滁州的毕业生,他已经在家乡开了两家盲人按摩店,年营业额超过500万元。

谈到这些成功的学生,王副主席告诉记者:“我们也很高兴看到他们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就。这是我们办学的最佳动机!“在过去40年里,盲校得到了政府、爱心企业和各界人士的大力支持。由于盲人学校,许多盲人学生过着更有尊严的生活。

将来,他们会走得更远,更平稳。

这幅画展示了盲人学校的孩子们在课堂上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评论